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信朋友圈文章 > 《八佰》没告诉你的,全在这部小众又高分的抗日纪录片里了

《八佰》没告诉你的,全在这部小众又高分的抗日纪录片里了

作者:   来源:  热度:359  时间:2020-09-05






带你了解真正的淞沪战场

《八佰》尚在热映,人们对于“八
带你了解真正的淞沪战场

《八佰》尚在热映,人们对于“八百壮士”所衍生出来的淞沪会战、抗日战争的话题热度不减丝毫。

就在我们前几天发布了“《八佰》上映,你真的了解淞沪会战吗?中国主动出击却没守住上海,但日本的灭亡注定了”这篇文章后,我惊喜地发现,朋友圈竟然有两个平时对军事并不怎么感兴趣的萌妹子转发了文章。

细聊后才知道,原来普通大众对这段历史,是真的不怎么了解,很多人的认知还局限在上学时教科书上的一页介绍。上面这篇文章,就起到了很好的普及历史的作用,因为这篇文章从大历史的角度,为读者梳理了淞沪会战起因、经过和结果等。

不过,今天军武菌推荐的这部纪录片,却还原了当年的很多细节。


纪录片的编导组走访了上海、北京、台北三地,搜集了大量的珍贵史料,采访了淞沪抗战研究领域几乎所有的权威专家。其中,由台湾地区政治大学收藏的陈诚战时手令和日记原件,都是独家授权,第一次向公众展示。

更难能可贵的是,编导组还从各种渠道,获得了许多不可复制的去世老兵的采访资料。这些战争亲历者们的口述历史,才能让我们更真实,更直观地了解当年的铁血与光荣,亦或是中国军人用血肉之躯填满淞沪战场背后的悲壮与哀恸。

1
围攻日海军陆战队真的没机会赢吗?

大家都知道,淞沪会战的初期,中国军队率先对盘踞在日租界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发起了进攻,想攻占日军在上海经营多年的各种据点,拔掉心口的这颗钉子。


在很多文章里,写得都是中国军队的精锐,在绝对优势兵力的条件下围攻十日,结果愣是没将日军赶下黄浦江。

但真实历史并非如此简单。就拿中国军队重点进攻的日本海军司令部大楼来说,即使在敌密集火力网的覆盖下,重炮独立第10团3营的战士其实也冲进过日本海军司令部大楼。

不过由于情报准备不足,战士们并不知道里面还有暗堡,也不知道大楼的门是电动的,一个排冲进去之后,电门马上拉下,这个排就被关在了里面。


时为重炮独立第10团3营5连士兵的宋锡善回忆,里面的战斗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枪声才停止,这一个排没有一个人回来。试想当年,进退无路的中国士兵们是如何视死如归的?

其实这个镜头在《八佰》里也有体现,只不过被围歼换成了日军。

到了十日围攻的后期,随着日本陆军增援部队日益逼近上海,蒋介石急了,决定放手一搏。他命令宋希濂的36师协同87师“强袭当面之敌,突贯至黄浦江岸,席卷而歼灭之”,有点类似于中央突破战术。中国军队选择的进攻重点,就是日军防守相对薄弱的汇山码头。


为攻打汇山码头,张治中甚至动用了坦克。刚组建不久的装甲兵团,装备了英国产的维克斯轻型坦克。

都说当时的中国士兵不会步坦协同,到底怎么不会?

在装甲兵团第一连的坦克顺利往前推进,占领日军阵地后,步兵却迟迟没有跟上来占领阵地。

指挥官只能命令坦克撤回,组织第二次进攻。但第二次进攻的时候,日军已经把战车防御炮调了过来,结果就是车毁人亡。时为装甲兵团士兵的许会鼎回忆,“连长也牺牲了,排长也牺牲了。”

▲这张中国坦克孤零零地进攻日军阵地的照片,由日本记者所拍,虽然被证实是事后摆拍,但能真实反映当时的情况。

负责主攻的是36师216团,团长胡家骥虽步坦协同意识落后,但打仗却不含糊,以拼命著称,逢战必打头阵。

城市巷战,最好是逐屋推进,打穿房屋的墙壁,在建筑的掩护下前进,这是被“斯大林格勒战役”、“柏林战役”所证实的有效战术。而不应沿着街道前进,因为这样会直接暴露在防守方事先准备好的交叉火力下,两侧楼房,前方街垒,都能给士兵造成巨大杀伤。

但由于时间紧迫,216团根本来不及穿墙破屋,逐屋逐屋地前进了,只能沿着街道进攻,因此伤亡惨重。8月23日,216团3营最后还是冲到了汇山码头。


然而,也是在这一天,日军的增援部队抵达吴淞口,从长江南岸的小川沙一带登陆。36师216团3营此时接到命令撤退,去小川沙阻击敌军。营长顾心卫一时悲愤填膺,不能自已,几欲拔枪自尽。

试想如果能够占领汇山码头,日租界被一分为二,切断日军之间的相互联系,中国军队很可能就会完全占领日租界。但历史没有如果,十日围攻最终没能将日军赶下黄浦江。

2
中国守军的条件到底有多恶劣?

在得到日军即将在上海北面登陆的消息后,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陈诚即命令自己的部队第18军开往前线,阻击登陆之敌。这是蒋介石最精锐的部队之一,也是陈诚的嫡系。


陈诚的11师一夜奔袭到达罗店布防,马上就碰上了大麻烦。根据1932年《淞沪停战协定》,上海郊外根本没有永久性国防工事,只能临时构筑野战阵地。当时的上海北部地区,河网密布,开阔的冲击平原是走不完的淤泥和沼泽。

战士们几铁锹挖下去,地下水就冒了出来,根本没办法构筑像样的工事。工事简陋,战士们只能呆在泥水里作战,有些兵在泥水沟里待不惯,干脆就趴在地上射击,全身暴露在外面,结果死伤惨重。

▲注意中国士兵是在淌水,而且战壕是真的浅

而在这之前,我也只知道罗店地区地势平坦,不易防守,但谁能知道这个“不易”,竟是困难到如此地步。由此可见,罗店战斗被称为“血肉磨坊”,真的是中国士兵拿命去填的。

至于中国军队装备的落后,相信大家也都看过不少的科普了,在此就不再赘述,但有一个细节却很值得一提。

当时的日本兵发现,中国士兵的子弹威力很大,被打中之后造成的创伤很大,因此日军很多人就认为中国军队是不是使用了达姆弹。


但其实不是。中国军队使用的中正式步枪,射程比不过三八大盖,士兵们只好跟日军比杀伤力。有经验的老兵就把子弹头在石头上磨,磨成砂面以后,打入人体就会翻跟头,以此来增加子弹的杀伤力。

单说这一个细节,你能看出老兵们的智慧,但更多的是当时中国工业的落后。

单兵素质低下也是淞沪会战中,中国士兵伤亡远远多于日军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士兵的素质到底被日军差多少?

陈诚曾在前线亲自临时训练新兵机枪的使用技巧:登陆敌人使用轻重机枪,都用“啪啪啪”、“啪啪啪”三发的点放来考验我们,意思是问你“怕不怕”。我应还以两发的点放,表示“不怕”、“不怕”,敌人听到后就不敢进攻。如果我连续不断地“啪啪啪啪”乱放,就等于说“怕怕怕怕”,敌人就知道我们是新兵,无作战经验,待我子弹放光后,就会猛烈攻击。

单单是在前线临时训练新兵,就已经能够说明当时中国士兵的单兵素质了,还得以这么看似小儿科的教育方式教会士兵最基本的射击技巧……

中国军队,就是在这种条件下,与日军在罗店血战一个月。其中悲壮,也只有这种细节最能体现。这也是我为什么如此推荐这部纪录片的原因。

以小见大,细节最能打动人。正如淞沪会战是由一个个中国军人的血肉之躯堆出来的一样。

3
千里赴国难,一天拼光6个师

罗店陷落后,日军挥师南下,打穿蕰藻浜防线后,直逼大场镇。大场南面就是上海市区闸北,离着日租界的日军只有几里路。


大场失陷的话,增援日军就会与市区日军合兵一处,中国军队的战线将会被一分为二,战场形势将会更加恶劣。

但此时的中央军,经过将近两个月的鏖战,伤亡惨重,根本阻止不了一次像样的进攻。此时防守大场的,是宋希濂的36师,坚守不多时,就被换下修整。

▲原本非常齐整的德械师。

接替他们的,是廖磊率领的桂军第21集团军,是白崇禧最引以为豪、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北伐期间,桂军有“钢军”之称,敢打敢拼,不怕死,如锥子一般。

此时,大场一线的阵地正处在日军的包围中,已是岌岌可危。按照松井石根的部署,日军将以第3师团、第9 师团、第101师团为主攻,第11师团、第13师团、重藤支队为助攻,进攻大场镇。


10月19日,陈诚和白崇禧研究决定,重整军队,向盘踞在蕰藻浜南岸的日军发起反攻,打敌军一个措手不及。担任反攻任务的,正是重新整编后的以桂军主力的廖磊第21集团军。

10月21日夜,反攻开始,中国军队再次采取中央突破的战术。但陈诚等指挥官们似乎将这种战术过于理想化。

中央突破战术,讲究集中优势兵力,从一点打进去,扩大突破口,向两翼卷击。这种战术对火力的倚仗很大,火力不足,打不进去,只能慢慢被消耗掉。

而此时的中国军队已经完全丧失了制空权,为数不多的飞机已经在两个月的战斗中损失殆尽,炮兵也好不到哪里去。更为险恶的是,21集团军撞上的正是日军主力第3师团。这支日军精锐,历史悠久,从甲午战争、日俄战争,到出兵西伯利亚、出兵山东,这支部队,几乎参与了日本近代所有的不义战争。

第3师团的“特二十四榴”305毫米重炮。

桂军只有以血肉之躯强行冲锋,以期收复被日军占领的国土。在密集的火力网中,冲锋在前面的桂军士兵纷纷中弹倒地,但后面的毫不畏惧,踩着战友的尸体继续冲锋,如一波波的人浪冲向敌军阵地。

但血肉之躯终究是无法抵抗枪弹,众多的将士还没看见日军的影子,就被密集的火炮炸死,仅一天的战斗,桂军的6个师,近6万人,就全部损失殆尽。

是夜,白崇禧在指挥部大哭一场。

这6万名桂军不远千里,步行走了三个多月才到达上海,然后参加的第一场战斗,一天之内就基本损失殆尽,而且还没能取得作战目的。


走了一百多天,然后用了一天的时间把生命献给国家。还有什么比这更悲壮的?

现在上海的地铁7号线在宝山一段,几乎贯穿了当年中日军队激战的主战场。从刘行到大场镇,现在坐地铁只有七站地,而80多年前的中国军队,却在这里死守了40天。

40天里,日军向前推进不足5公里,通往大场的路,被尸山血海填满。

但《生死地》并没有局限于只从中国的视角来解读这场战役。片中披露的日本火葬兵荻岛静夫的日记,就从日本普通士兵的角度,记录了日军的伤亡惨重。

荻岛静夫在日记中写到:步兵第1师团迄今已有两千数百人的死伤,这是一个靠死人堆起的山来确保的阵地,日本军人是用死人堆积的山来挽救战败的命运的。晚上,战友的火葬通宵进行。


而且,日军中还有日后闻名世界的艺术家,小津安二郎。他战后拍摄过《东京物语》《晚春》等温情影片,是世界著名导演。1937年9月他从大阪出发,第一站就是淞沪战场。当年他所属的部队是使用芥子气作战的“毒瓦斯部队”。然而这段残酷的经历,在他今后的电影中丝毫找不到痕迹。


美国作家本尼迪克特的书《菊与刀》有描述,同样一个日本人,身上既有菊的性格又有刀的性格,在自己本民族内部的时候,可以是好父亲,好丈夫,但当他一旦不在自己族群里,就烧杀抢掠什么都做得出来。

日军如此凶残,是日本的军国主义教育的直接恶果。

一个叫填枝元文的日本教师曾回忆,他在战争时期反复教育男生:拼命学习,锻炼身体,征兵检查争取甲种合格,作为神兵奔赴战场,高喊“天皇陛下万岁”,光荣战死,让灵魂供奉在靖国神社,这才是日本男人的本色。

这应该是昭和青年的本色。

就是在日本人咄咄逼人的侵略兽性之下,我军将士们舍生报国的民族大义被激发了出来。

1937年9月,时中央军第14师在离罗店不远的月浦苦战,师参谋长郭汝瑰给师长霍揆彰留下了一封遗书。遗书的前半部分是让师长再也不要派人来这了,月浦就是死地,再来多少人都是死。

后半部分,郭汝瑰这样写到:我八千健儿已经牺牲殆尽,敌攻势未衰,前途未卜,若阵地存在,我当生还晋见钧座,如阵地失守,我就死在疆场,身膏野革。他日抗战胜利,你作为名将,乘舰过吴淞口时,如有波涛如山,那就是我来见你了。

当年的淞沪战场,多少中国军人都如这般胸怀壮烈?时隔80多年后,再读这些文字,依然叫人潸然泪下。

▲参加过淞沪会战的川军老兵,
当时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遥想1937年的那3个月,70多万中国军队,捐弃前嫌,不分派系,众志成城地从全国各地赶来,打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大会战,无数中国好男儿被这个大熔炉吞噬。

他们从火车站一下车,就直奔战场。新补充的士兵之间,连名字都不知道,就全部阵亡了。

如果你想了解他们的更多细节,推荐看一看这部纪录片《生死地:1937淞沪抗战实录》。

满足多种场景的猎鹰速干战术裤

无论上班还是下场都可以胜任!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或QQ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