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信网名文章 > 闭嘴?这次女人不会闭嘴了

闭嘴?这次女人不会闭嘴了

作者:   来源:  热度:206  时间:2021-01-15






2020年刚刚过去,也没多少人怀念它。

但女性议题在很多女
2020年刚刚过去,也没多少人怀念它。

女性议题在很多女孩心里种下一颗颗种子,这帮助她们驱散了部分孤独和害怕。

尽管现状还是不够完美,但也有一道新的底线划出来了。





我听说,女孩儿脸皮薄,开不起玩笑。
行吧。

我听说,说相声和脱口秀的女演员少。而且还不好笑,是花瓶。
行吧。

后来行业里的女性渐渐变多。2020年杨笠以脱口秀"大杀四方",还讲了“男性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觉得男人好垃圾,但还是想跟男人谈恋爱”等流传很广的段子。结果一些网友举报了杨笠,说她搞性别歧视,搞性别对立。引发的那场关于什么是脱口秀的争论,离喜剧也越来越远,两级争论没完没了,延续到现在。
这不行了吧。

没想到女性进行一场脱口秀表演,像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甚至引发战争。贾玲早就在《女神和女汉子》拿自己身材开涮了,黄阿丽也调侃怀孕的自己愿意吃性别红利;菲比还在《伦敦生活》里调侃“一个邋遢不堪的女孩”的性生活她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推动关于平等对话的事业。

我希望2021,幽默的女性再向前一步。





我听说过问结婚的,劝结婚的,逼结婚的,甚至恐吓结婚的话。
行吧。

我还看过很多女性爽剧,比如《致命女人》的杀夫戏码曾一度勾起进入婚姻的人、未进婚姻的人们的高潮和怨恨。
行吧。

催婚、结婚、离婚等话题像是给一场对话中扔了一颗炸弹,但凡谈起就剑拔弩张。
这不行了吧。

2020年我看到周迅离婚时和前夫各自发了一句“祝安好”,钟欣桐离婚后说“我认为我不会再结婚,结过一次就够了”。我还看到韦慧晓舰长在央视的一档节目中说:“几年前征集人去火星定居,是单程票,但报名火爆。你问我结不结婚这事,就像问我想不想去火星一样,我觉得地球挺好。火星谁想去谁去,我就不去了。”

我希望2021年,围城内外的女性们更向前一步,婚姻只是人生路上的一个打卡地。





我听说,母性是天性。如果你选择不要小孩,以后一定会后悔。
行吧。

我听说,家和万事兴。所以家人成了母亲唯一的梦想。
行吧。

后来我看到一条收集“讨厌自己的孩子”的微博,被转发了上万次。有人对“成为母亲”感到后悔。但在很多人眼里,这些母亲的举止像是精神失常。更别提母亲追求的被爱和自由了,那是一说出口,就会被丈夫和儿女看轻的欲望和梦想。
这不行了吧。

2020年我看到一名56岁的女性,完成了照顾丈夫和儿女的任务,某一天开车出门旅行去了。有不想被家庭束缚住的男性,就有不想被家庭束缚的女性

我希望2021年,有欲望的女性再向前一步。





我从很小就听说,“你倒霉了吗”“我来大姨妈了”“你有小面包吗”……
行吧。

我还听说,在有些地方月经是一种病,最轻微的谣言是,月经期间的女性喜怒无常。
行吧。

2020年我看到淘宝上一大袋散装无牌卫生巾100片只卖21.99,有人评论:“这么便宜的三无产品也敢用”,有人回复:“生活难”。大家这才意识到卫生巾属于奢侈品范畴,在我国的税率为13%。我们为生而为女人交了更多税。
这不行了吧。

女性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里遭受的生理痛苦,都是默默地发生,偷偷地被处理。
这更不行了吧。

这场关于“月经羞耻”“月经贫困”的议论背后,不是缺乏生理知识,而是女性需求长期的不在场。

我希望2021年,默默忍受的女性再向前一步。





我听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
行吧。

我听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行吧。

可当宇芽对着镜头哭诉自己被家暴的惨痛经历,当kim不厌其烦地叙述着原谅李阳和拒绝原谅家暴之间存在区别,当那个能歌善舞的拉姆在最美的时刻被前夫残忍杀害……
这不行了吧。

家暴,是隐匿于亲密关系中的暴力。

当暴力发生,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我希望2021年,都向前一步,寻求保护,或成为保护。





我听说女孩子要脾气好。控制不好情绪就会被叫做“泼妇”“母老虎”“哭哭唧唧的娘们儿”。
行吧。

我听说很多人吐槽自己的女领导“今天情绪不好”“是不是更年期了”。
行吧。

我听说张伟丽从20岁出头开始打拳,不到十年时间成为中国首位UFC冠军。人们却在关心她将来会不会打老公。
这不行了吧。

2020年我看到张伟丽赢得冠军后说“我们不是暴君,我们是武者”。其实会发脾气,不代表女性强势,因为她们本来就很强。

我希望2021年,有脾气的女性更进一步。





我听说一些工作制服的 S 码是以165——也就是男性身高为标准的,但我国女性的平均身高不到160。
行吧。

我听说疫情期间护士们没有合身的防护服穿。
这不行了吧。

我又听说以女性为原型的故事,在被改编成抗疫剧集时成了男性。年度人物的评选中,也缺乏对女性劳动者的讲述。
这更不行了吧。

2020年疫情中冲在前线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女性,她们分布在医院和建设医院的工地上。

我希望2021年,女性劳动者被看见,她们的需求被看见,荣誉被肯定。





我听说,女为悦己者容。后来我就看到医美整形的广告铺在大部分的电梯间。
行吧。

我听说,你要举止打扮都得体。后来热依扎穿吊带引起争议,身穿礼服的凯特·布兰切特也会遭遇自下而上的拍摄镜头。
行吧。

后来男偶像们出现了,热搜上常年有男星们的手、眼睛、腿等,女性对男性的凝视开始了。同时也出现了一系列质疑,比如“你们女的只知道看脸”。
这不行了吧。

2020年丁真因外貌备受关注,引起了更多人的愤怒,他们写下浩浩汤汤的檄文声讨,甚至制作恶意的图片视频。
这更不行了吧。

一类性别就是要接受另一类性别的打量,女性也要开始打量男性。

我希望2021年,受够了凝视的女性们再往前一步。





我听说过很多人把女性的友情称为“塑料姐妹情”和“职场宫心计”。
行吧。

我还听说女孩的友情从“谁分手了”相互拥抱哭泣开始,从“喜欢上一个人”而迅速决裂,从“其中一个结婚了”而渐行渐远。
行吧。

2020年探讨成熟女性生存的电视剧《三十而已》,依旧以“女主打小三”挑起共鸣。
这不行了吧。

已经有很多人站出来说打小三和“宫斗剧”不是女性的统一战线了。统一战线是在贫困县城里办女子高中学校的张桂梅说“我能送出去一个是一个”;是金斯伯格法官说“美国大法官里应该有九个女性能确保女性权益”。

我希望2021年,姐姐们都更向前一步。




是表态,也是祝愿。

确实有很多女性问题都是:往前一小步很难,退后一大步很容易。

希望2021,女性向前一步,再一小步再一小步再一小步再一小步再一小步再一小步再一小步再一小步再一小步再一小步……


策划:GQ情感研究所

编辑:林小四

撰文:林小四、辰鹅、iced

插画:一亖丗亖一

视觉:aube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或QQ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