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信网名文章 > ESSENTIALS是如何成为2020年的“全员恶人”?

ESSENTIALS是如何成为2020年的“全员恶人”?

作者:   来源:  热度:215  时间:2020-12-29








还有不到几天,这个伴随着各种风波的2020年即将永远离我


还有不到几天,这个伴随着各种风波的2020年即将永远离我们而去。

回顾今年的潮流圈,从年头到年尾,各种重磅联名重磅单品接连不断。

在这个本该是百家争鸣的时代里,国内年轻群体当中却愣是杀出了一匹黑马——ESSENTIALS。





在经历了几次全民审美疲劳的热潮之后,再也看不到微商每周更新Supreme这周又上了什么新款,因为穿Supreme已经不再代表你是个资深潮人。

Yeezy、Air Jordan虽然还是得抽签,但也不会显得多么的限量了。

不少年轻人都在不断寻找一个更好更Cool的出路,作为Fear of God的副线 ESSENTIALS则成为了如今无数年轻人走向潮流圈的捷径。


设计上保留Fear of God的简约风格,面料品质高,价格却只是主线的1/10,经典的「花小钱装大逼」。

每一季推出的单品都非常简约百搭,都是衣橱必备的经典单品,但说白了就是花式印LOGO,但无可奈何年轻人们就是喜欢。


今年英国时尚购物搜索平台Lyst与潮流网站Highsnobiety联手开展了一项名为「Next 20」的时尚预测计划,并发布了2020年春季新兴时尚品牌和文化先锋榜单。

该榜单由Lyst、Highsnobiety 团队以及业内专业顾问团根据谷歌搜索量、社交媒体影响力、新闻博客提及率等数据,从250多个品牌和300多位个人中选出。

Fear of God仅输给了Jacquemus位于第二位,户外大哥始祖鸟、高街天王Amiri,男装未来ALYX等一众大牌,在Fear of God面前都得摆出「敬畏之心」。


不难看出随着知名度迅速上升,Fear of God渐渐成为街头最具活力的标签之一,越来越多的人会为这个高街品牌买单。

而作为支线的ESSENTIALS,更是凭借「极简」基因、实惠的价格、以及别具一格的剪裁方式吸引着无数潮流玩家和年轻人。


无论是走在大学校园,还是游离于各大夜店之中,你或许连半件Fear of God主线单品都难找,但却能走5步一件ESSENTIALS。

人上人穿ESSENTIALS,打工人穿ESSENTIALS,老鼠人穿ESSENTIALS,留学生穿ESSENTIALS,女主播穿ESSENTIALS,别人家连金毛也穿ESSENTIALS。


有人说2020年的ESSENTIALS就是当年的「全员恶人」,虽然并不完全正确,但当中确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让这以「上帝之名」下凡的不是Jerry Lorenzo,甚至是那些卖着「过验版本」的小道贩子。


「过验版本,灭世纯原」,一个个刺眼夺目的关键词充斥在无数抖音卖货直播的直播间里。

三位数就能轻松入手,运气好可能还送双袜子,上传买家秀还能返现,最重要的是——质量可能比正品还好。

毕竟作为复线产品的ESSENTIALS在二级市场的几件「爆款」,竟然卖的比主线产品还要贵。


你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划分当中真与假、主线与支线,越是细想越是怀疑人生。

走在校园里的ESSENTIALS或许是99包邮新鲜到手,电瓶车大爷身上的ESSENTIALS或许是儿子不愿随波逐流继而到他身上延续的余光。


在某个潮流社区里,10个投稿9个穿着「ESSENTIALS」。

而这9个「ESSENTIALS」里,又有6个穿着AIR JORDAN 1,剩下的是DUNK SB。

不过这只是属于直男眼里的「潮流狗」搭配公式,想要迷倒夜店妹妹,还得搭配上Burberry格纹衬衫、Balenciaga老爹鞋,这样就能轻松跻身于江浙沪代表队。


过去穿Fear of God的人总是爱琢磨,即使再朴素的颜色、再简单的版型也渴望在细节处体现不一样的质感,或是搭配出更多的造型。

如今很多「潮人」一身的ESSENTIALS,却连这个单词都不会念。

他们只是以ESSENTIALS之名,像是用五颜六色的抹布武装自己的潮流态度,更像是一种攀附街头的恶趣味,这其实和「全员恶人」无异。


一件简单的衣服印上ESSENTIALS这个LOGO,就是身份的象征,阶级的认可,却别于普罗大众的「潮人」。

对于盲目跟风潮流,却无法实现时尚自由的人来说,这带给他们的不只是单纯的优越感,更是一种不言而喻的安全感。

最终ESSENTIALS也成为了那些迷失在浪潮中的年轻人不可缺少的必需品(ESSENTIALS)。





Jerry Lorenzo之所以被称为「老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掌握了数字时代的社群建设艺术,比如品牌的定位和公关策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线以及适合不同受众的营销方式。


曾几何时,Jerry Lorenzo和他的Fear of God代表着高街美学的天花板,代表着街头碰撞时尚的顶峰,代表着艺术,甚至信仰。

「敬畏上帝」的slogan,就像「Amen」一样刻在了无数虔诚教徒的心中。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迁移,Fear of God再也无法靠设计打动他们。

不成神便成魔,Jerry Lorenzo曾有需要自己抉择的瞬间,是用设计突破自我还是印LOGO恰烂钱,明眼人都能看出Jerry老狗选择了后者。


ESSENTIALS的发售价说实话挺亲民的,单品基本都在40美金左右,有时还会参与打折,但是在国内要买一件ESSENTIALS的单品基本都是发售价的两倍, 有的款式在贩子的炒卖下居然能卖好几千。


相信Jerry做梦也想不到,为欧美人做的品牌,会在大洋彼岸卖得这么火,甚至成为「人上人」的门槛。

而那些曾经热爱Fear of God的教徒,也想不到自己追随已久的神竟是犹大。


以前动辄好几千的主线单品,不用去ZARA,在ESSENTIALS就能找到相似度极高的廉价替代。

Fear of God前阵子推出的第七季,无论是主题还是Lookbook,都充斥着一股浓郁的ZARA风。

当初ZARA抄FOG,现在轮到FOG抄ZARA,难怪人们总说「潮流是个圈」!


另一边ESSENTIALS则继续用「原来的配方」,换着法子继续捞钱。

出完黄色出灰色,出完继续换配色,LOGO放前再放后,放完缩小再变大。


每季度单一的设计,加上层出不穷的假货,跟风者不断地被虚荣心卷进一股名为「ESSENTIALS」的漩涡之中。

最终和OFF-WHITE一样沦为人手一件的工服、校服罢了。


或许会有人问,当「ESSENTIALS」的流量消耗殆尽被人们所唾弃以后,Jerry Lorenzo又该何去何从?

这点相信不用你我多作操心,因为Jerry老狗早已为自己铺好了「三条」后路...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或QQ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