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信朋友圈文章 > 全世界到底有多少把AK-47?

全世界到底有多少把AK-47?

作者:   来源:  热度:378  时间:2020-06-24






“它是世界上最流行的突击步枪,是所有战斗人员都喜欢的武
“它是世界上最流行的突击步枪,是所有战斗人员都喜欢的武器。
锻造钢和胶合板优雅地组合在一起,重量只有9磅。
它打不坏,不卡弹,不过热。
无论是被泥土覆盖,还是被沙子填满,它照射不误。
它是如此简单,甚至一个孩子都可以使用它。”
“苏联人把它放在硬币上,莫桑比克把它放在国旗上。
自冷战结束以来,卡拉什尼科夫已经成为俄罗斯人民出口最多的商品。
之后才是伏特加、鱼子酱和自杀小说家。
可以肯定的是,没人排队买他们的车。”
在电影《战争之王》中,尼古拉斯·凯奇为AK-47奉献了这段激昂的独白。
世界上最致命的武器是什么?
也许你认为是原子弹。
在广岛和长崎爆炸的两颗原子弹杀死了多达20万人。
但另一种武器造成的死亡要多得多——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民间俗称AK-47——每年制造25万个亡魂,超过炮火、空袭和火箭弹袭击的总和。
AK-47作为真正改变了当代战争面貌的武器,无疑是史上最致命,最流行,最邪恶和最有效的杀人工具。
它是如此强大。
从北极到沙漠,它是每一场暴动、镇暴、革命、政变、叛乱、枪决、无政府状态、偷猎、路怒、有组织犯罪、恐怖活动、随机杀戮的首选武器。
它又是如此简单。
任何没摸过枪的新兵和儿童都能在几分钟内上手开枪打死他们的敌人。
只需要不到1个小时的训练,一个目不识丁的乌干达牧民就可以现场拆卸和重组一把AK-47。
牛津经济学家菲利普·基利考特的论文《武器学:小武器经济学》中的数据显示:全世界约有5亿件小武器和轻武器,其中约1亿把是AK-47。
吉尼斯世界纪录把AK-47登记为世界上分布最广泛的武器。
《花花公子》杂志把AK-47列为改变世界的50种产品中的第4位,只输给了苹果麦金塔、避孕药和索尼Betamax。
法国《解放报》把AK-47评为20世纪最重要的发明,超过原子弹和太空技术
低廉的成本、巨大的产量加上平均25年以上的使用寿命,造成了全世界到处都充斥着这种突击步枪。
人们称它“非洲信用卡”和“十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它被士兵和恐怖分子崇拜,被为了自保和生存的人们高高举起。
塞缪尔·杰克逊在电影《危险关系》中谈到这把枪时说:“当你需要摧毁任何活着的东西时,没有什么比它更好的了。”
在巴基斯坦,枪贩按小时出租AK-47。
租客交头款来获取AK,然后用它来抢劫,最后将赃款的一部分用于支付尾款。
非洲的父母为婴儿取名“卡拉什”。
莫桑比克、东帝汶和布基纳法索甚至把它印在了国旗和国徽上。
AK-47已经不仅仅是一件武器。
在许多国家和文化中,它是一种符号和社会声明。
其含义代表着,有了它你可以和任何敌人对抗。
它是塞尔维亚的青少年、坦桑尼亚猎狮人、城市说唱歌手、索马里军阀、逊尼派和什叶派、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生存之本。
当好莱坞想要将角色标记为坏人的时候,就往他们手里塞把AK-47。
在西方国家,一些人习惯把AK-47与敌对势力划上等号。
这种枪在西方影视作品当中经常被描绘为犯罪份子、毒犯和恐怖份子所使用的武器。
对大多数西方人来说,这是敌人的武器。
正如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伤心岭》中所说:“这是AK-47突击步枪,是敌人的首选武器。向你开火时会发出独特的声音,所以记住它。”
戈登·罗特曼在《AK-47》一书中写道:“在全世界范围内,个人向政权、叛乱分子、军阀、毒品或犯罪团伙宣誓结盟的行为,都会通过授予其AK来得到奖励和巩固……除了长矛、盾牌或头饰的赠与之外,AK-47已经成为现代战士的象征。”
像叶继欢、季炳雄、张子强等悍匪不断在香港疯狂做案,凭的就是配备了具有强大火力的AK-47,使得香港警方根本束手无策。
苏联解体后,各个独立国家军火库中的AK被不法分子大规模盗取,并以极为便宜的价格在黑市中出售牟利。
据估计,苏军80%的小型武器消失了,其中多数是AK-47。
南斯拉夫解体后,成千上万的AK-47也随之失踪,从而恶化了其泛滥问题。
《查理周刊》和巴黎巴塔克兰剧院恐袭中使用的大多数AK都是在比利时购买的,其源头被追溯到巴尔干半岛。
迈克尔·霍奇斯在他的《AK47:人民之枪的故事》一书中称,考虑到黑市上充斥着AK-47,以及每年仍生产超过一百万支AK-47,估计全世界实际上有多达2亿把卡拉什尼科夫在流通,平均每35人就有一支。
《全球金融诚信》的一份报告阐明了在不同国家走私AK-47的成本。
在阿富汗,这把枪的价格低至600美元。
而在美墨边界,价格是1200美元。
巴基斯坦本地制造的版本为148美元,二手的只要128美元。
在暗网上买一把AK,价格通常在2,800至3,600美元之间。
在有些地方,AK-47比三十多年前便宜得多。
《外交政策》讲述了一个肯尼亚村庄的故事。
1986年,买一把AK-47要花15头奶牛。
如今,价格暴跌到只用花4头奶牛。
而近年来在美国民用市场上,AK-47的价格却有上涨的势头。
美国平民每年购买的AK-47与俄罗斯警察和军队采购的一样多。
世界银行发表的《财富经济学:全球突击步枪市场》显示,购买力并不仅仅是和收入衡量标准政的指标,也是当地市场需求的标志。
卖了这么多AK,你一定以为设计师米哈伊尔·季莫费耶维奇·卡拉什尼科夫中将很富有,对吧?
但卡拉什尼科夫证实,他从未从AK的设计中赚到一分钱版税。
因为政府只是直接拿走了设计,并大量生产
卡拉什尼科夫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处在因他的发明造成大量杀戮的自我矛盾中。
他显然非常自豪设计了一支为俄罗斯军队服务了这么久的主力步枪,但他也对这把枪在恐怖主义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感到不安。
他曾经说:“我创造了一种武器来保卫祖国的边疆。它被使用在不该使用的地方,这不是我的错。”
但在2002年访问德国时,他又说:“我为我的发明感到骄傲。但我也很伤心,它被恐怖分子利用了。我宁愿发明一台可以帮助农民完成工作的机器,例如割草机。”
2007年,当有记者问他晚上怎么睡得着觉时,他回答说:“我睡得很好。政治家们才应该为诉诸暴力而受到指责。”
然而,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他在给主教基里尔·冈迪亚耶夫的一封信中写道:“我灵魂的痛苦是难以忍受的。我不断问自己同样的问题:如果我的突击步枪夺去了人们的生命,作为东正教徒,即使他们是敌人,我是否应该对他们的死亡负责?”
AK-47的确是可以让男人、女人和孩子杀死另一个人的最有效的机器。
但是有一个常年争论的问题是:是什么在杀人?
是枪,还是那些开枪的人?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或QQ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