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信朋友圈文章 > 土耳其,一夜回到解放前

土耳其,一夜回到解放前

作者:   来源:  热度:347  时间:2020-08-30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614-受二遍苦


作者:深眸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据路透社报道,土耳其当前新冠确诊病例暴增,反弹不断,单日新增病例都在千人以上。


25日当天,该国新增1500余例,达到自6月中旬以来的最高水平。而仅在两个多月之前,土耳其国内疫情在政府的严控之下已经基本稳定,政府也于六月初大规模放宽社会管控,国内经济一片欣欣向荣态势。


那时候谁也没想到,土耳其竟会如今天一般一夜回到解放前。



“模范抗疫国家”的落幕


3月初的土耳其,与叙利亚并称为“疫情难以侵入”的两大东地中海国家。


叙利亚由于血腥内战后国内势力各自为政,从而减少了人员相互流通与境外人员大规模前来旅游的可能,因此确诊病例出现最晚、疫情发展最缓。


这样一个火药味十足的地方

实在是没有什么人愿意来旅游

(图片:MuscleMan29 / Shutterstock)


而土耳其旅游资源丰富多样,每年入境人数多达千万,且与疫情重灾区伊朗、伊拉克相连,但却奇迹般的于3月11日才出现首位新冠病例,而此时的伊朗确诊病例已接近万人。


土耳其的位置非常关键

如果控制不好那就是疫情对外传播的关键节点

但在航空跨国传播为主的环境下

土耳其其实更容易被“包围”


在周边邻国感染者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土耳其神奇地成为安全的“无疫情孤岛”,这甚至被西方国家视为西方文化优越性的最好体现。


当时土耳其是怎么做到的呢?


实际上,这一现象的发生是土耳其起步甚早的防疫措施作用的直接结果。早在中国爆发新冠疫情时,土耳其就已在机场安装热像仪,发放红外线测温枪,对来自中国的游客进行严格检查,并在伊朗发生新冠后立即暂停往返伊朗的航班,关闭边境。


在土耳其出现第一个病例时

大部分航班都已经停飞,极大减少了跨国传播

(图片:Alizada Studios / Shutterstock)


同时,土国政府在国内严格检查,对城市的公共厕所、学校和公交等进行大规模消毒。在民众根本不以为然、认为小题大做之时就采取非常措施,埃尔多安政府确实颇有先见之明。


早在1月份就开始了应对病毒的准备

并随着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扩散而加强措施

(图片:YusufOzluk / Shutterstock)


但关键问题是,土耳其能够暂时放缓与伊斯兰国家的经济交往,却无法舍弃与西向欧洲国家的人员交流。所以当意大利全面爆发疫情之后,伊斯坦布尔就成为了新冠疫情的“传染高速公路”。


三月底的时候,意大利疫情已经全面爆发

且大量来自意大利的感染者已在别国传播开来

首当其中是欧洲邻国,土耳其也被从欧洲反向输入

(意大利3月24日大致状况)


相关数据显示,3月以来,至少37万西方游客进入土耳其。土耳其国内的难民流动更是加剧了危机。3月2日,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大批难民获准从土耳其边境进入欧洲,但没进行几天,欧洲就因疫情发展而禁止人员进入,上百万难民便积聚在土耳其—希腊边境,成为土耳其疫情发展的加速器。


土耳其政府不仅要管本国人,还要顾着邻国人

流动的难民成为一个巨大的难点

(图片:Ali Sekeroglu / Shutterstock)


果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国内存在的大量难民,使土耳其国家的严防死守变得极为脆弱。自宣布首例确诊之后,疫情爆发速度就超出埃尔多安政府的预料。仅仅20天,土耳其确诊病例就破万,这是意大利疫情发展速度的两倍,美国的三倍。


而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便是土耳其国家为了彰显治理能力,没有做出像中国一样封锁城市的决定。


只施行了城市内的宵禁

对于各城市间的流动却没有严加管制

(图片:okanozdemir / Shutterstock)


而且,土耳其国内的医疗物资也是相对短缺的,无法应对如此突然的疫情。3月底,就在土耳其单日新增达到500人之时,埃尔多安宣称“根本无需担心,当前的医疗设施能够每天进行一万次以上的核酸检测”,并向民众保证足够的物资供应。


埃尔多安没想到这次病毒的威力如此大

不过相比其他国家已经是准备充分了

(图片:Berkan4kardes / Shutterstock)


但实际上,土耳其每千人拥有的病床数和内科医生数,与邻国保加利亚、亚美尼亚都有所差距,更别说与发达的法德两国相比。政府这样的宣传自然是为了获得支持率,但也使民众放松了警惕,客观上加速了疫情的恶化。


“模范抗疫国家”便就此落幕,成为中东疫情的暴风眼。


至4月19日,土耳其的确诊病例超过伊朗

成为了中东地区受影响最大的国家

但该国的人口结构比较年轻,又有大量重症病房

并未造成医疗体系被击穿

(图片:thomas koch / Shutterstock)



艰难向好与政策转向


面对中东“疫情爆炸”和国内确诊病例持续增多的现状,土耳其旅游业遭到沉重打击。2021年能够达到5千万的游客入境,2020年到4月底只有不到200万,损失数十亿美元,民众失业与贫困的加剧更是在动摇埃尔多安的执政基础。


本来应该人声鼎沸的大巴扎

也只能处于停摆状态

(图片来自Kemal Aslan / Shutterstock)


于是,土耳其在两方面寻求突破:


一方面,土耳其加强了医疗设施的建设。5月初,政府出面协调国有和私营企业,以提高口罩和消毒液的生产能力,并与国外机构合作研发生产呼吸机。这使土耳其在半月之内就保证了口罩和消毒液的充分供应,首批国产呼吸机也在各大医院陆续投入使用。


土耳其政府分发的免费口罩

(图片:hzrth / Shutterstock)


为了获得境内难民的好感,政府甚至宣布“所有人到公立医院治疗和检测新冠,不分国籍,也无论有无医保,一律免费”。更为可贵的是,政府通过各大媒体不断向民众宣传居家隔离的重要性,这在其他西方文化具有深刻影响的国家是很难落实的,甚至在电视剧的广告时间都满是宣传广告。卫生部长与总统也在讲话中强调“居家隔离、注意卫生就是为国家做贡献”。


土耳其虽西化,但总归和西方国家不一样

民众对政府政策响应还是颇为积极

(图片:Burcu Akcakaya / Shutterstock)


至于叙利亚难民怎么想的

估计没有土政府宣传的那么好

(土耳其边境小城的叙利亚难民)

(图片:Ali Sekeroglu / Shutterstock)


另一方面,便是土耳其国家擅长的转移国内视线。为了不影响政府支持率,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伊拉克库尔德问题和利比亚内乱上持续发力,民众的关注点纷纷转向国外。而随着疫情的常态化,土耳其人似乎也习惯了在政府严格管控下的特殊生活状态,再去追求“不戴口罩的自由”,就显得越发不合时宜了。


转移国内矛盾的老手了

(土耳其空袭叙利亚伊德利卜)

(图片:VOA news / youtube)


5月底,土耳其疫情终于趋向平稳,单日新增只有十几例。政府也于6月1日重新开放咖啡馆、餐厅、公园等场所。对戴口罩的严格管控仍在进行,6月10日的新规定显示“在公共场所不戴口罩,将面临300美元的罚款”,可见后期疫情防控也做得比较到位。


疫情新增减缓后开放公共场所没什么毛病

但要建立在大量检测的基础上

否则疫情分分钟反弹

(图片:Nelson Antoine / Shutterstock)


但就在此时,土耳其国内的伊斯兰主义加速回归,政府的施政重点也从防疫变为了为曾经严格的宗教政策松绑。


在4月的严厉防控期间,政府关闭了大量清真寺,这激怒了大量的穆斯林教众,影响了埃尔多安所属的正发党民意支持率。为了迎合选民,疫情形势稍缓之际,政府便大力回归伊斯兰,世俗化持续倒退。


斋月和疫情撞期,土政府为防疫大量关闭清真寺

如果当时没关,现在的局面显然会更加糟糕

(图片:thomas koch / Shutterstock)


一个典型表现便是圣索菲亚博物馆的改建。


7月10日,土耳其最高法院推翻了国父凯末尔于80年前签署的内阁法令,裁定博物馆的用途不合法,埃尔多安进一步宣布将其改建圣索菲亚清真寺。


然而民意汹汹,总统也很享受这种民意加持

(图片:mitrephotography / Shutterstock)


民调显示,这一复建计划至少赢得73%的民众支持。其背后原因在于该行为本身所具有的象征意义,可以满足民众对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辉煌历史的向往。


圣索菲亚教堂最初是基督教堂

后改为清真寺,又改为博物馆

而现在土政府要将其改为清真寺

(图片:Ugur Ferhat Baloglu / Shutterstock)


而此举对防疫大业来说无疑是灾难,穆斯林与世俗主义者的矛盾迅速激化,大量世俗主义者从曾经的支持政府防疫转变为“否定一切”,强烈要求埃尔多安下台,甚至拒绝遵守政府颁布的口罩法令。


相比紧张的土耳其人

隔壁欧洲人要更加“无所谓”

(八月底的克罗地亚海滩)

(图片:Jure Divich / Shutterstock)


可想而知,政策的加速转向给防疫大局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并且,土耳其宗教属性的进一步显露,也与美欧等传统盟友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的距离越来越远,部分欧洲国家便减少了与土耳其政府在防疫方面的合作,以表达对改建行为的不满。


于是,从8月4日起,土耳其单日新增病例再次回到千例以上,防疫大业功亏一篑。



“火上浇油”的正发党内部斗争


当然,除了埃尔多安政府加速回归伊斯兰的行动外,“火上浇油”的正发党内部斗争也在搅乱防疫工作的正常进行。


到今年8月,土耳其经济已经连续三年低迷不振,又受新冠疫情的猛烈冲击,通货膨胀长期居于高位,民众生活水平急剧下降,正发党内部一些资深政客便蠢蠢欲动,意图挑战埃尔多安的总统之位。


虽然病毒强势,但谋生还是第一位的

(图片:Ali Sekeroglu / Shutterstock)


早在去年12月13日,埃尔多安曾经的亲密盟友、土耳其前总理达武特奥卢便因“害怕被架空权力”,而选择组建新的政党“未来党”,与埃尔多安分庭抗礼。


也曾是埃尔多安的身旁人

(正在剪彩的是达武特奥卢)

(图片:Kahire Yunus Emre Enstitüsü/wikipedia)


在当前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埃尔多安为了转移国内矛盾,在叙利亚、利比亚和伊拉克同时用兵,遭到国际舆论的强烈指责与国内反对党的批评。正发党内部,像达武特奥卢这样的政客,便积极与反对党联手,争夺正发党选民,削弱埃尔多安的执政基础。


在反对派支持下,当前的伊斯坦布尔市长与埃尔多安便在是否“封城”和对失业者补贴的问题上产生严重分歧,这极大地拖累了防疫措施的连续性。


值得注意的是,进入七八月份,土耳其民众迎来古尔邦节假期,也早已对疫情放松了警惕,不遵守防疫规定的现象亦时有发生。


古尔邦节是伊斯兰教的重要节日

此时会有相当多的人群聚集

虽然很多人戴上了口罩,但效果已大打折扣

(图片:okanozdemir / Shutterstock)


据有关数据统计,超过21万的无症状感染者生活在土耳其,还有难以进行统计的难民营中的感染者,甚至出现症状但仍在外出行的人都能达到2万左右。民众津津乐道去谈论的,可能早已不是无趣的“常态化疫情”,而是动态变化的土耳其对外行动与残酷的政府内部斗争……


仿佛已经全面解禁了,但其实条件尚不成熟

(图片:AyhanTuranMenekay / Shutterstock)


于是在土耳其特殊地缘位置、政府政策调整与内部权力斗争、中东整体疫情形势的三重影响之下,土耳其的疫情反复是必然的。但可喜的是,和很多在战火中艰难求生的中东居民不同,土耳其的现代化程度较高,大多数民众的生活质量并没有降低。


但疫情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对未来的预期。



参考文献:

1.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0/08/erdogan-turkey-concessions-eastern-mediterranean-200826093937574.html

2.https://www.fx168.com/fx168_t/2008/4136454.shtml

3.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live/2020/aug/25/coronavirus-live-news-gaza-in-lockdown-following-first-local-cases-hong-kong-man-re-infected

4.https://abcnews.go.com/International/wireStory/turkey-warns-greece-test-patience-east-med-72618416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nurten erdal / Shutterstock



END



扩展阅读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或QQ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