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信网名文章 > 当女人自信起来,部分直男选择了“举报”

当女人自信起来,部分直男选择了“举报”

作者:   来源:  热度:187  时间:2020-12-30







自从杨笠几天前参加笑果文化的《脱口秀反跨年》以来,一直

自从杨笠几天前参加笑果文化的《脱口秀反跨年》以来,一直连着不断上热搜,从“还有底线”、“见仁见智”等新金句,到池子出言不逊的点评,再到各路大V纷纷表态……而最新的剧情竟然是:杨笠被举报了!

“罪名”竟然是是“涉嫌性别歧视,多次辱骂全体男性宣扬仇恨,煽动群众内部矛盾、制造性别对立……”


真想问一句,到底是谁在宣扬仇恨,煽动矛盾、制造性别对立?

是为杨笠段子爆灯、鼓掌、大笑、共鸣的女性
是让“男人如此普通却又如此自信”金句火爆出圈的各位群众?
是发明脱口秀这种艺术形式的始作俑者?
还是这些被“冒犯到的男人”?

“不喜欢”,甚至“很讨厌”,这都是个人自由,但上升到举报这种完全失格的事,那真的是很令人不齿了。

让我们先简要回顾一下过去这几天发酵出来的“人间百态”。

在《脱口秀反跨年》中,杨笠其实贡献了不少让全场喷饭的段子,也有许多自嘲的。不过理所当然的是,被许多自媒体拿出来高亮呈现、反复咀嚼的还是那些与“性别对立”有关的。

比如,她说自己被骂惨了,感觉(那些骂她的男性)“人生中所有的苦难,都是由于我说了一句,‘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普通,却这么自信

嗯,说句题外话,感觉这些骂她的男性很有可能也是同一批对丁真相当不满的“部分直男”。2020年,他们的自信可能确实遭受了来自丁真和杨笠的双重打击。

真的,你们男的也太难讨好了吧……说你是‘垃圾’,你肯定是不乐意;但如果我说你是个好人,你也觉得我在侮辱你,现在我说你是个普通人,你也不高兴。那你到底是什么人,‘见仁’见智的事情。”


在这波段子火了之后,另外一位脱口秀演员池子突然发起了声:“总有人问我脱口秀应该什么模样,我觉得很可能是罗翔老师那样,但肯定不是杨笠那样。”


微博发出之后,被大面积地怼了。于是池子又发声:“其实,我自我认识是一个女性。”

网友在池子微博下的反应算是非常一致了。

还有人更狠,找出了池子当年拿女性开黄腔的段子,直接贴在他的微博下,得到了30000多条点赞。

曾经上过《奇葩说》的武汉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周玄毅一语中的地如此评价:

“一个资深脱口秀达人,居然以‘这不是脱口秀应有的样子’来回应一个他所不喜欢的脱口秀,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那种会被脱口秀刺痛的世界观,本身是很难产生脱口秀的。”


显然,杨笠的脱口秀,是真的刺痛了许多人的世界观。

这也是为什么这场由杨笠冒犯部分男性引发的热搜,成了越来越多人开始讲道理的起点。

姚晨说:

“每当这样一份冒犯被慢慢接受,我们的世界也多了一份关于生命的、人性的可能。”


黄奕则说:

“段子是段子、态度是态度,听段子就简单快乐地听,讲态度就严肃认真地讲。”


微博上甚至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热搜话题,叫做#支持杨笠的男性态度#。有些人觉得杨笠说得挺有意思,有些觉得不好笑,但没关系,由她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有些人觉得杨笠说得相当棒。

比如,脱口秀演员主持黄西就认为杨笠是“国内今年最值得看的脱口秀演员”,还表示“脱口秀的优点之一是给弱势群体吐槽强势群体的机会。


吴镇宇的表态则更有趣,也更犀利:

“事关有人对号入座,就会把段子变成刀子往自己身上狂插,然后一身血的喊着被人伤害了!”


吴镇宇的这段话中还有一句很到点子上:要一个人有幽默感难,要一个人去欣赏幽默感更难。

我们还要加上一句绝对不是为了制造性别对立的话:要男性去欣赏女性的幽默感,难上加难。

所以先为那些能够get到杨笠幽默感的男性大声鼓掌 !

正如许多心理学家的研究表明:对待幽默这件事情上,是存在性别差异的。


Evans、Slaughter等学者通过实验发现,人们对于幽默的男性和幽默的女性的评价是不同的:职场上,与不幽默的男性相比,幽默的男性常常会得到更高的评价;而相比于幽默的男性,幽默的女性得到的评价却往往更低。


其中原因还是要归结为性别刻板印象。


这些学者指出,由于人们对男性的刻板印象预期是雄心勃勃、以任务为导向、会分析、有逻辑等,因此当男性表达幽默的时候,幽默成了加分项——因为幽默让他们看起来更懂得缓解负面情绪。


而相反,由于人们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是更缺乏职场成就动机、更不理性、对工作更不投入,因为需要兼顾家庭和事业,因此幽默成为了女性的扣分项——因为这让她们看起来更加散漫、更缺乏奉献精神。


除了在职场上被扣分之外,加拿大心理学家Bressler和Balshine的研究也发现,女性更容易对幽默的男性产生好感,相比之下,男性并不会偏好幽默的女性这很有可能因为幽默的女性让男人感到“太聪明”,而产生“不好驾驭”的感觉。


显而易见,在这样的背景下,脱口秀女性演员可谓是扮演着“多重冒犯者”的角色。

对许多男性来说,她们本来就已经太聪明、太伶牙俐齿、太有攻击性、太不好驾驭。

而当她们竟然开始拿性别说事,调侃起了男性的普通、自信和“存在某些问题”,这无疑会深深地“冒犯了很多男性”,从而触发他们的危机意识和自保意识,甚至借助“举报”这样的手法。

当然,如此轻易就被冒犯的群体,决计不可能读得懂,甚至愿意去看一看杨笠在《脱口秀反跨年》段子中最后的那段话。她说,这是她2020年最重要的经历。

“我去做了一个手术。那个手术是一个男医生帮我做的……整个过程都特别专业,没有丝毫的尴尬,或者是不愉快,那一刻,是我今年感受最好的一刻。那个感觉就是我第一次,一个男人站在我面前,我躺在那儿,我们两个心里都非常坦然,没有任何杂念。他就是为了救我。我觉得,我已经不是一个女人了,我就是一个人,就想活着。”


“我听到他问了一个问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说,我现在感觉自由。”


请允许我们在这里引用周玄毅的微博评论作为结尾:

“如果你没有意识到(在手术台上以最被动最无助的姿态但却是以人而不是女人的身份)‘我现在感觉自由’这句话有多深刻,确实也没啥好说的了。”


风口浪尖上的杨笠如何面对ELLE007的提问?长按下方图片识别小程序码,即刻聆听杨笠亲口解答。


图源:weibo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或QQ直接登录,无需注册